林妍商

主信白·恺楚·可能爬墙狐凤

我是谁???
大早上的看就乱码现在还是乱码(:з」∠)_

【龙凤狐三角恋-片段】

↣龙信凤白狐白三角恋注意
↣结局龙狐,但是我很心疼凤白
↣ooc是我的代名词_(:зゝ∠)_
↣大概是狐狸↔龙信←凤白
↣王昭君承诺给狐白新的青丘地盘,狐白答应不见韩信是等价交换,但是架不住韩信去找狐白
↣李白=凤白 李十二=狐白
↣喜欢我的文请比个小心心好嘛_(:зゝ∠)_

1—青丘灭亡后,李十二就带着族人的灵魂四处漂泊,没有给他的爱人韩信留下一句话。毕竟是灭族之仇不是么。但是有一天,凤凰两族的女王王昭君来找他,说可以给他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让他重建青丘,并且不受仙族的侵扰,而条件是,离开韩信。
2—李白喜欢龙族的族长韩信。他和韩信认识的时候比李十二认识韩信的时候要早的多。清冷孤傲的凤族剑仙,偏偏就栽在了这位发小的手里。知道韩信喜欢李十二的时候,李白还在闭关,却险些走火入魔。可见韩信与他而言,是多么重要。
他的姐姐王昭君看在眼里,王昭君也心疼自家的弟弟,李白就是难以启齿,因为他的顾虑太多了。才会导致还没来得及表白他就已经输了。
但是护弟狂魔的王昭君觉不允许自家弟弟天天郁郁寡欢,越来越不想与旁人接触,甚至一度把自己关在梧桐殿。
而且龙族和凤凰二族向来是有联姻关系的,只要把弟弟嫁过去不就好了?而且现在也有属下报告了李十二的消息,如果让李十二承诺再也不找韩信,那自家弟弟是不是有机会?时间还长,总要去试试的。
王昭君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同时又心疼了一下自家苦命的弟弟。
3—龙凤大婚那日,韩信喝了许多酒,可愣是没有回洞房,直接在御书房就寝了,理都没有理李白。李白心里苦涩十分,当他赶到御书房看韩信即使醉酒了也叫着李十二的名字时,心好像被什么人握紧了,紧到窒息。
即使如此,李白依旧任劳任怨的准备好醒酒汤,处理好呕吐物,唤来侍女把御书房的一地狼藉清理掉了,才静静的出了御书房。回到了他们的“洞房”之中。
要是韩信第二天起来的话,肯定不愿意见他。
如李白所想,第二天韩信起来就去批改公文了,期间李白送去了糕点,韩信看着自己曾经的挚友如今的“龙后”,叹了口气,“李白,你要是不愿意嫁又何必嫁过来?昨夜我不进洞房就是想让你知道,我们是朋友。而不是……”
李白垂下眼,什么也没说,把糕点放在桌子上就走了。
可是眼尖的韩信还是看见了李白伤痕累累的手。
韩信猛然想起他的挚友的双手应该是拿着剑在战场上叱咤风云而不是用来做饭菜的,一时无奈,吩咐下人给了他一瓶金疮药。
4—韩信也不知道哪里的消息,得到了李十二在凤族一处很隐秘的领地,就迫不及待的赶了过去。连政务都忘记处理了一些。
李白每次都看见韩信着急出门的样子,只是紧咬着唇,在再也看不见韩信的影子时,转身会御书房帮韩信处理余下的政务。
有天,李白记得那是元宵节,他这次也想自私一回,想把韩信留下来吃一次他做的元宵,可是,明明早上跟他讲了,他依旧是我行我素,照样晚上去看李十二。
李白觉得他的心,已经是彻底死了。
5—韩信自从得知李十二在哪里后就高兴的一直去找他,把一些不太重要的政务都扔给李白也毫不心虚。在他的眼里,李白就仅仅是一个朋友,还是一个能干的朋友而已。
一开始韩信在新·青丘蹲李十二的时候李十二记着自己对凤凰一族的承诺,所以一直闭门不见。
可是架不住韩信一日复一日的蹲守,李十二终究还是被感动了。
李十二想,现在的青丘城已经初具规模了,大不了失去凤凰一族的庇护。反正韩信能陪他共进退。
李十二重新接受韩信的时候,正是那一年的元宵节。
他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有一个人,在偌大的龙宫中守着冷掉的元宵守了一整夜。
李白困极了,在天空泛着鱼肚白的时候,就已经明白,韩信是不会回来了。
李白觉得,自己真的快坚持不住了。
6—在李白和韩信结婚一周年后,李白提出了和离。李白想,哪怕韩信有一句让他留下来的话,自己就不走了。
但是韩信对他提出的和离没有任何意见,甚至对他说,等我和狐狸结成连理的时候一定请你吃喜酒。李白记得很清楚,那一刻,韩信脸上明显的幸福的笑容。
李白和韩信结婚的时候就好像仅仅是完成一个仪式罢了。
7—李白和离后,便回了凤凰族,王昭君听了他的事情后,也是连连叹息,他最疼爱的弟弟怎么就摊上了这样一个孽缘。
忽然王昭君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对独自伤神的李白道,“明天我们去地府一趟吧。姐姐,不想再看到你这么……”
李白知道姐姐提议去地府干什么,他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吐出一个好字。
8—喝下孟婆汤后,李白已经完全忘记了有韩信这一回事,他有些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姐姐:“姐姐?你不是应该在处理公务吗?”
王昭君看着自己呆萌的弟弟忽然释然了,“凤族的女王,我辞了。”
“啊?”李白震惊。
“没有什么比我的唯一一个亲人最重要了。弟,咱们从今以后就开开心心的遨游四海,不好吗?”王昭君笑道。

世人道——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可谁又知道——其中的曲折故事。

「信白」两世



    净颜觉得自己还在做梦。

    她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凤凰,跟曾经的狐狸有着一模一样的容颜。可以确定,他就是转世后的狐狸。

    凤凰是独自来她的酒肆的,净颜什么也没说,递给他梅花酿。

    这一世净颜决定不再干扰他的生活,若没算错,凤凰会有一个特别温柔贤惠的贤内助。

    净颜叹了口气,对凤凰道:“您善于用剑么?”

    凤凰很惊讶,想想也就释然了。他是凤族的少族长,在这若桑城中,自然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眼前的女孩似乎欲言又止的样子,这倒是勾起了凤凰的好奇心。

    “是。”凤凰答。

    “你别误会,”净颜苦笑,“我的一位故友也善于用剑,他……去世后留下一把绝世好剑,要我交给有缘人。你……有空能看看吗?”

    凤凰来了那么点兴趣,答应了。

   当然,自从凤凰拿到青莲剑后便再也不能放下。这把剑,似乎对他有某种共鸣。

    他疑惑的望向女孩,“请问,能告诉我这把剑的主人的故事吗?”

    女孩摇了摇头,只道:“天机不可泄露。”

    凤凰很奇怪,但是也只能作罢。


    凤凰再去酒肆的时候发现女孩已经搬走了,很无奈。
    这把剑上有前一个主人的记忆,好像是在战争里浴血奋战,还有一部分痛苦的记忆。


    尽管接受了此剑后凤凰经常会做关于剑的前主人的梦,但不得不承认,这把剑确实是他用着最顺手的一把剑了,好像是分隔多年的老朋友又自然亲昵了起来。

    不过奇怪的是,他明明对昭君有很大的好感,可是现在对昭君也只剩下淡淡的亲情。
    反而有点向往蛟龙一族。


    蛟龙一族的老族长去世了,由少族长接任,这接任大典可不是儿戏。凤凰一族自然是派了身份尊贵的王昭君和李白前来。

    李白不甘于繁琐的交际,在接任大典的前一天溜出了龙宫,好好看看这偌大的泷城。

    更让人吃惊的是,李白在泷城居然遇见了好久不见净颜。

    当机立断的选择在净颜的酒肆坐下喝一杯酒,本来想与净颜谈关于剑的前主人的事。可是看见了净颜跟一个龙族之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于是他决定等他们聊完之后再找她。


    “净颜,好久不见。”韩信很是疲劳的坐在了净颜前的位子上,想必他为明天的大典花了不少的力气。

    “恩。”净颜淡淡的答应,又跟韩信扯了一会龙族的琐事,却在看见一个人后惊了。

    韩信见净颜那么吃惊,也不由得顺着她的实现看了过去,这一看,就沦陷了。

    那是他日思夜想的恋人,他在无数个日夜里都忏悔的人。

    虽然不再是狐狸的模样,可是他依旧一眼认出了。

    韩信死死控制住想走过去抱他的念头,颤声问:“他是李白,对吗?”

    净颜只觉得天塌了。

    她怎么忘记了,怎么忘记了龙族一向和凤族交好?李白是迟早要见到韩信的。

    净颜默不作声地在心中算了算韩信和李白的命数…

    该死!跟曾经一样!

    净颜知道,这次,她是不可能糊弄过韩信了:“是又怎样?要知道,现在的你,还能问心无愧的见他吗?”

    净颜一针见血,韩信脸上的光彩慢慢的暗淡了下去,“我还是不打扰他的生活了。”

   “我有办法让你和他在一起。”在韩信垂眸自嘲时,听见了净颜这么说,抬眸一看,是净颜通红的眼眶。

    “谢谢你。”韩信沙哑着声音道。除了谢谢,他真没有什么可以帮到净颜的。


    李白等了许久,等到眼皮都快耷拉下来的时候,哪个人终于走了。

    净颜走到了他的面前,笑着说:“李白,你是来问青莲剑的吧?我什么都告诉你好了。本来……不过事已至此,我不告诉你,你也迟早会知道真相。”

    凤凰见净颜有些微红的眼眶,安慰道,“为难的话就别讲了吧。”

    “不,你听着就好了。”净颜绽放了一个灿烂的微笑。

    ——tbc——
     上一篇可以点我头像看(:з」∠)_
   明天结果了这个短篇(:з」∠)_
   爱你们么么啾_(:зゝ∠)_
     PS:对了好像跟一个画条漫的太太撞名了,这篇文跟条漫没有任何关系(:з」∠)_

<妄求—序>


—世人皆道我痴狂,我笑世人看不穿—

    其实如果可以,狐狸今生一点都不愿意遇见凤凰。
    不是因为他是尊贵的凤族仙君,而自己仅仅是一个狐妖。
    努力修炼成九尾,努力成仙,也仅仅是为了年少时在白龙的生宴上见到的白凤仙君。
    仅仅只是惊鸿一瞥,年幼的狐狸就把他记在了心里,并多方打听得知了白凤的名字,李白,是上界尊贵的仙。一向修炼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狐狸来说,仙,是一种高高在上,无法触碰的仙人。
    自从遇见了那位白凤仙君后,年幼的狐狸就发誓要好好修炼,然后把美人追到手。
    一开始就是这么想的。
    狐狸对修炼开始上心,对剑这种兵器更是爱不释手,更在学剑的路上发掘了他惊人的天赋。
    狐狸渐渐在风间有了名声,后来在妖界也有了一席之地,在狐族的地位也渐渐高了起来。
    千年后,狐狸已经修到九尾,并且成功度过天劫,天帝也只是叫了神女栎去接见他,狐狸就入了神界,有了称号「狐仙」
     此时的他早已有能力当上青丘狐族的族长,可是当上族长相当于被限制了人身自由,除修炼外的所有时间都要耗在公事上。
    ——他,不愿意。
    所以便在青丘挂了一个青丘少主的名头,想去拜访那一年遇见的凤族仙君。
    可惜凤族的领地神秘,是一个与世隔绝的仙境,狐狸找了多年,也从未找到过凤族的领地。更别提见到凤族的仙君了。
    在寻找中,狐狸问过很多人,关于凤族的仙君。
    神界的人虽然奇怪为什么狐狸对凤族的仙君有这么高的兴趣,但并不知道狐狸提的是哪个仙君只能回答他:“凤族的仙君挺多的,只不过只有一位是纯正的凤凰血脉,李十二你问的是哪个?不过,凤族的人向来不会交友太广,如果是关于那位皇族的事,就真的知道很少了。”
    狐狸想,他看上的凤族仙君可能是普通的凤族人,凤族每一个都是惊才艳艳之辈,而且也不知道李白这名会不会重,这倒的加大了寻找的难度啊……
    狐狸微不可见的叹了口气,对回答他的神界的人道,“多谢了。”便回了青丘。
    一回青丘,他也开始忙碌了起来。青丘族长的担子终究还是要交到他身上的,狐狸不能再只挂个虚职了。
    身为青丘少族长,自然是要跟着族长或者长老参加许多交际的,以便扩大自己的人脉。
    这次要参加的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的朋友的定亲宴。
    青丘狐族一向和龙族交好,这韩信还是跟自己从小玩到大的好友,狐狸自然要去的。
    可是没想到,这一去,却是实实在在的震惊了。
    他记忆中的人,此刻就坐在韩信的身边,清浅的笑着。
    韩信见他这么震惊,也不甚在意,毕竟就算所有人都会被他的‘妻子’所惊艳,韩信也觉得不为过。
    韩信笑了笑,向狐狸介绍道:“这就是我今天的定亲对象,凤族的太子,李白。李十二你不会看傻了吧?”
    狐狸呆滞了那么几秒钟,虽然神情是恢复过来了,但是内心却天翻地覆。
    他只能表面上应着:“一看就是惊才艳艳之辈。”
    万一呢,万一只是重名呢。
    狐狸绝望而又带点希望的想。
    万一他有个兄弟也叫李白呢?
    可是当那位凤族仙君开口时,狐狸知道自己不能再自欺欺人了。
     ——————————
    日常想写文又不想填坑(不。
这次打算是想写狐凤的,毕竟我虽然淡了信白圈,但是偶尔还是会回归于信白。
    但是现在真的主要吃狐凤了x

打个信白tag
听着头牌的月弯弯莫名想到这个梗XD
沉迷头牌无法自拔xx
应该没有后续吧xx

【信白】两世

  序
  “韩信你干什么!现在可是正午,我等等还要去凤族见我姐姐,你放开我!”李白挣扎着想脱离韩信的怀抱,可惜没什么……用。
  “可是我觉得现在的阿白真的非常美味呢……如果不吃到嘴里真是特别遗憾。”韩信低笑,然后使劲把李白推到了床上。
  “老是突然发情的混蛋……唔恩……”
  “这么多年,你不应该是习惯的么?恩?”韩信坏心眼轻咬着李白的左乳,对右边的却不闻不问,这让李白很难受。
  “谁……谁会习惯……”李白头一撇,“啊……慢点……不要突然进来……”
  “两世了,还不习惯就说不过去了。”韩信一笑,吻住李白的双唇,“明天再去见你姐姐吧。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还长……”
  
  壹
  雨声轻轻敲打着树叶,一间将要关门的酒肆里,年轻的女子,把门掩上,正要去休息,却听到了一个声音,“姑娘让在下喝一碗酒,如何?”女子抬眸,看见了浑身血渍斑斑的男人。
  “青丘发生什么事了?李白,需要我帮你包扎伤口吗?”即使来人有浑身血渍,但是女子不畏惧,因为她凭着青莲剑认出了来人的身份——青丘少主,李白。
  女孩想过去扶他时,却被他低声喝住,“净颜,好久不见,你这酒肆还是这么远啊。”
  “先别说那麽多!你的面色已经开始发白了,青丘离这儿这么远!我现在开始为你包扎伤口。”净颜脱下李白的上衣,却发现一道道伤口,深可见骨,净颜发现自己的手在颤抖。
  “没有用的,我现在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李白还想说点什么,喉头感到一股腥甜,吐出一口血来,“你也知道——龙族终究还是攻打狐族了——咳咳——我是青丘的最后一人,当然青丘也快没人了……我现在只想请你把我的青莲剑保存好,赠送给有缘人……咳……我坚持不住了……”
  “……李白!李白!”净颜接过他的青莲剑,看着使用了禁术的他灰飞烟灭,泪流满面,沙哑着声音道,“你怎么就和韩信相爱了呢?明知道韩信是利用你,你怎么就爱上他了呢?我比不上韩信么?”
  
  贰
  “都让开!”白衣女子手握青莲剑,直闯地府,“李白在哪里?”
  阎王明白,这位可是大大的不好惹,“已经转世,这一世是凤凰。”
  “什么?凤凰?”女子眉头一皱,喃喃道,“凤凰啊……”
  
  叁
  少年时的韩信知道李白爱喝酒,尤其是好酒,特别为李白的成年礼寻找好酒,直到遇见了净颜,净颜酿的一手好梅花酿,韩信就不远万里带李白来到了净颜的酒肆,结果就成了常客。净颜此人韩信也看不透,但是她实在是太安分了,什么蛛丝马迹也没有,韩信就会觉得是自己多心了。
  “梅花酿就剩下最后一壶了。”净颜的话再耳边响起。韩信才从回忆里抽身,他爱李白,可是他不能拿族人的性命开玩笑。
  “净颜,连你,也要搬走了?”韩信苦笑,自从狐族覆灭后,几乎所有的,都回不到从前了。
  “……”净颜收拾着东西,“喝完就走吧,你知道我不欢迎你。”
  “净颜!你是不是有李白的下落?”韩信冷冷地问。
  “你手中的元魂珠不是熄灭了么,问我干什么?更何况……”净颜残忍的挑起韩信的回忆,“是你杀死他的啊……”
  见韩信好像是被什么定住了的样子,嗤笑一声,“我早在你们在一起后就退出了。东西也收拾好了,我也要走了。车夫!”
  韩信只得看着他们的马车不知驶向何方。
  
——     tbc       ——
没错这就是那三个关键词:突然发情,好久不见,轮回,的文。短篇吧,还剩下四五章我就结果了它ヾ(o・ω・)ノ
喜欢的小天使们成为我的粉丝可好٩̋(•͈ω•͈)و
  
  
  

话说挺想试试这个关键词的ᕦ(ò_óˇ)ᕤ
感觉写起来可以仙气十足٩(๑❛︶❛๑)۶
不过由于是凌晨发的九十分钟应该没有那么多赞所以推迟到中午十二点٩̋(•͈ω•͈)و
不知道中午十二点有没有集齐,齐了我就开始写٩( 'ω' )و
其实真的挺想写的XD

【白凤说】终章·柒

  “昭君,你劝我回去?”白凤抱着熟睡的韩小白,轻轻的问。
  王昭君闭眼,“白凤,我们都清楚。你是必须回去的。否则除非这个小家伙切断龙族的血脉——不可能的白凤!”
  “……”白凤把韩小白放回小床上,看着王昭君,“把孔明先生请过来一趟。”
  王昭君心凉,她知道诸葛孔明肯定有办法,难道白凤就算是死也不愿意回去么!
  虽然心下是这么想的,但是依旧遵从白凤的话,再去请孔明先生。
  ——
  “昭君,你又来了啊。”周瑜开门,看见来人是王昭君一点都不惊讶,“孔明在里屋。随我来。”
  “有劳嘟督。”
  ——
  “白凤这次提的要求可是有点过分了。”诸葛亮细细听过王昭君的话后,长叹一声。
  “孔明先生!能否帮我劝劝白凤回去?……要斩断血脉,定会承受极大的痛苦。韩小白还小……” 王昭君着急的说。
  “我知道。你让我去看看白凤。”诸葛亮沉吟,“但愿我没有看错李白。”
  ——
  “孔明先生,您有办法斩断韩小白龙族的血脉么?”白凤看着熟睡的韩小白,想到斩断血脉承受的痛苦,不由得咬了咬下唇,好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
  “有。”诸葛亮简单粗暴的回答,“现在韩小白的血脉是龙族和凤族的混合血脉,各占二分之一,想要完全同化为凤族血脉必须要与白凤你相同血脉的人去献祭。剔除龙族血脉。过程中的痛苦完全由被献祭的人承担。现在就只有王昭君是首选——你好好想想吧。”
  “什么——没有别的法子了么?”白凤快崩溃了,“就仅仅一个法子?”
  “只有一个。”诸葛亮回答他,便出了门。
  ——元宵节后 龙宫 夜
  白凤抱着韩小白悄无声息的进入了白龙的住所,他轻轻把韩小白放在白龙的床上。韩小白见了另一个父亲也很开心,咿咿呀呀地开始扯白龙的银发。
  白凤沿床边坐下,见着韩小白把白龙的头发扯的不成样子不由得笑了两声,但是通红的眼眶却出卖了他
  白凤没有选择拿王昭君的血脉给韩小白剔除龙族血脉,他欠王昭君的太多了,不可能在这么自私让她把命也丢了。
  被献祭的人,神魂俱灭。
  韩信被自家儿子这么折腾怎么可能不醒,他感应的到韩小白,所以慢慢的睁眼,却给了他意外惊喜。
  他日思夜想的人坐在他的床边看着韩小白笑。
  虽然那笑,有点苦涩。
  白龙感觉自己在梦里,忍不住把白凤拉到床上,扯过被子盖住三人。
  韩小白有点困了,已经迷迷糊糊的睡着了,韩信就让韩小白睡在最里边,自己就抱着李白,把头搁在他的肩窝处。
  “你回来了……”白龙的呼吸喷洒在白凤的肌肤上,诉说浓浓的想念之情。
  “……”白凤任由他抱着自己,“我眼睛痛。”
  白龙这才注意到白凤通红的眼睛,心疼地为白凤注入了一下灵力,灵力缓缓的修复着眼睛。
  “我知道我以前做错了,但是请你给我一个机会好吗?”
  “好。”
  “你说什么?”
  “我说,好。”
           正文——END
  —— ——
  虽然白凤和白龙在一起了,但是白凤是迫于无奈的,或许这是最好的结局。
  ᕦ(ò_óˇ)ᕤ
  你们要不要温情小番外啊
  _(ÒqÓ๑ゝ∠)
  就是街霸(韩小白)和狐狸(李小白)的故事。
  
  
  
  

【白凤说】陆

  在神医谷神生活的日子,似乎短暂,但有时想想,那些日子,也特别漫长。
  白凤九月怀胎待产的时候,日子就显得特别漫长。
  自古以来,凤凰一族的男子是可以生育的,而凤凰一族的女子,自然也可以担任男子的职务。
  白凤的生身父亲,就是一只金凤。
  白凤虽然对白龙厌恶非常,但是他明白腹中的小家伙自然是无辜的,他还没有这么混账,对无辜的小家伙下手。
  原本到神医谷找神医扁鹊是想打胎,可是架不住王昭君的一阵劝说,说的白凤如果不留那个孩子一命那就是罪大恶极的那种。
  有一日,白凤本来在跟扁鹊的夫人——庄周下棋的时候,突然觉得肚子疼。庄周也不敢怠慢了这位孕夫,用平时很宝贝的坐骑托他去了扁鹊那儿。
  经过一阵兵荒马乱,这个闹腾的小家伙终于降生了。
  其实龙凤结合的话,降生的可不一定是小龙和小凤凰。虽然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小家伙长得有点像老虎,索性白凤大手一挥,取名为韩小白,小名叫老虎。
  王昭君连阻止都来不及,小家伙就被自己“不负责任”的爹,取了这么个名字。
  既然名字都已经取好了,王昭君也不便再多说,倒是和小家伙相处的融洽。
  不过小家伙的逼格较高,喜欢喝露水。
  ……这大概是凤凰一族都逼格较高都喜欢和这水的原因。
  还有小家伙不喜欢白凤的那把剑,喜欢白凤给他做的玩具枪。以至于后来韩小白用上了枪作为武器。
  这倒是跟某人特别相似呢。
  白龙非常着急。
  在他等了白凤很久很久,白凤仍旧没有回来。他开始感到不安,真的想不出谁有大胆子竟然能从龙宫逃脱。
  白龙十分头疼,加之龙宫的政务繁忙,又急于寻找白凤,就算是神仙也坚持不下去了。
  龙医对这相思病无法,只得请了扁鹊为白龙看病。
  传闻,扁鹊有可以让人忘记记忆的法子。
  ——
  王昭君听说白龙病了,而且找的是扁鹊看病,那肯定是病的十分严重。而且又加之好几次听见白龙九个月来几乎无时无刻的寻找白凤的下落,看看身边的小家伙,也越来越长得像白龙……
  王昭君摇摇头,怕是瞒不住啊……
  白龙倒是痴情,只可惜他给白凤的爱不正确。
  既然到了这种地步,身为白凤的同族好友,就去看看白龙,随便……
  王昭君咬咬牙,白凤早就无路可退了,在怀着孩子之后早就无路可退了。
  “韩小白,想不想见你另一个父亲?”王昭君笑着问,但是带着哭腔“千万不要跟你爹爹说哦。”
  “恩……昭君姐姐你别哭……”小小的韩小白好像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反倒是安慰起王昭君了。
  ——
  在扁鹊为白龙看病时,王昭君带着韩小白也去了龙宫。
  韩信被扁鹊用了药,已经清醒,只是身体有点虚弱,想来过几天就会恢复。
  “韩信,你想不想见白凤。”王昭君的声音传入白龙的耳朵,白龙猛的坐起来。
  “呵,是你带走他的吧……”白龙声音淡淡,“他没事就好。”
  “你既然知道他没事,为什么就不停止寻找?”王昭君逼问,“想找到他之后永远把他绑在身边?一直相信就算是得不到他的心,也要得到他的人?韩信,真不知道该说你痴情还是偏执。”
  “……你既然带走了他,为什么还回来问我想不想见他?”白龙声音依旧没有起伏,像潭水一样死寂。
  “因为已经瞒不住凤族了。你和他的孩子,已经瞒不住龙凤两族了。”王昭君把韩小白抱起来,让韩小白爬到白龙的床上,“这是他生的孩子—韩小白。你对他做了什么也很明了。”
  看着简直是韩信的翻版一样的韩小白,白龙十分惊喜,不理王昭君。
  “你叫韩小白?你爹爹取的么?”
  韩小白显然对这个父亲有天然的亲近之感,“唔……父亲抱……爹爹……很好……”
  白龙的心都快化了,又想到自己找了白凤九个月……
  难不成白凤是怀孕待产?
  白龙惊讶了。
  “记住,想让白凤真的爱上你,就给他平平淡淡的生活,多关心,多照顾。要知道他也是不弱于你的男人,不要老是用对待女人那套对待他。……我会劝白凤回来的,希望你记住我的话。”
  —— —— —— —— ——
    消失n久的妍商……
    抱歉抱歉ᕦ(ò_óˇ)ᕤ“
    想要热度想要粉丝ᕦ(ò_óˇ)ᕤ“
    最爱你们yo
    还有快完结了白凤说(⸝⸝⸝ᵒ̴̶̷ ⌑ ᵒ̴̶̷⸝⸝⸝)
    不知道为什么热度一直掉……
    感觉自己过气了˚‧º·(˚ ˃̣̣̥᷄⌓˂̣̣̥᷅ )‧º·˚

【白凤说】伍

  深夜,稷下。
  诸葛亮接过信鸽,并且解下了绑在信鸽上的信。
  ——致孔明
  由于龙族坚持要求白凤下嫁,而在我看来,白凤真的是不情不愿。我虽然不喜欢白凤,可是我把白凤当做我的兄长一样,他出嫁的时候,决绝的眼神我都被吓了一跳。我觉得,照这样下去,白凤迟早会疯的。
  孔明先生,我知道您是白凤的朋友,更是天下智谋。白龙的父亲,也就是龙王的万年生日宴将在五天后举行,届时白龙必将会带白凤出席。所以烦请孔明先生制定一套方案,满足我们里应外合救出白凤。
                                              ——凰 王昭君
  诸葛亮看见这封信也是十分惊讶,早就听闻白龙娶了凤族的人作为夫人,没想到竟然是白凤。
  又仔细想了想,觉得这倒是无可厚非 。
  “诸葛村夫,怎么还不上来睡觉。”一声质问,充满了别扭的关心。
  诸葛亮见来人披着狐裘,睡意朦胧地质问他,笑了笑:“公瑾,收到了龙王的万年生日宴的邀请了吗?”
  “恩,你问这个干什么?”长发美人疑惑地问,“你一向对这个不感兴趣。”
  “我们的朋友白凤有麻烦了。”诸葛亮微微一笑,告诉了周瑜其中缘由。
  “啊?”周瑜很惊讶,“这么说,看来我们必须趟这趟浑水了。”
  “是啊。”诸葛亮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我们要先制定一个周密的计划……公瑾,你去请大小二乔,我得去蜀地走一趟请刘关张和赵。”
  “好。”周瑜应,“先休息吧,很快就是明天了。”
  —— —— —— ——
  白凤当天穿的十分隆重,大红色的衣袍,恍若大婚当日的凤冠霞帔。
  被白龙的手牵着,带到了龙王龙后的面前。
  周围不断的有目光向这边投过来,大婚当日没看见新娘的容貌,这回可是看的清清楚楚了。
  不过这新娘子……有些熟识白凤的人瞪大了眼睛,“那好像是凤族的少主吧。”
  此话一出,更多的人把探究的目光投向白凤。
  白凤没有被牵着的那只手紧握成拳,指甲嵌进肉里都不知。
  他分明听到了,他以前手下败将们的鄙夷之语。
  “阿白。”白龙低声道,“宴会结束后,我就去教训他们。”
  说罢,紧了紧牵着的手。
  白凤抬眼,“……”
  却是无话可说。
      —— —— 拜见龙后龙王的分割线—— ——
  “阿白,你手心出汗了,”白龙道,“你不用这么紧张,我父王母后挺喜欢你的。”
  白凤撇过头:“昭君那桌。”
  知道白凤的意思,白龙笑着应:“好好,王昭君那桌。”
  因为现在,王昭君已经对他构不成威胁了。白龙想,现在白凤已经是他的夫人了。
  “白凤。”王昭君对白凤微笑示意,“好久不见。”
  “恩。好久不见,昭君。”白凤回答,坐在王昭君身边,白龙则是坐在白凤身边。
  “最近族中出了一些事,我们去商讨一下才能解决。”王昭君面不改色道,“白凤。”
  “什么?族里出事了?”白凤听见这个消息不由得大吃一惊,饭也吃不下去了,“白龙,我族中出事,必须同昭君商量。”
  “你们后院去吧,那里清净。”白龙心情很好,这不是还在龙族王宫么,放心。
  — — — — — — — —
  “白凤。”王昭君到后院确定没人后,面色凝重地对白凤说,“我会带你出去。”
  “——不可能的。”白凤条件反射地回答,“龙宫守卫太森严了。”
  “那也没大乔的法术厉害。”诸葛亮慢悠悠地接口,“白凤,我们废这么多精力,是为了带你出去。”
  “你心高气傲,绝不会甘于人下。”王昭君道,“你今天一定要跟我们走。”
  “龙族不会恨凤族吗?事到如今,我不能走。”白凤艰难地摇头,他是很想离开,但绝对不会拿凤族开玩笑。
  “放心吧,我跟你一起走。”王昭君又道,“凤族就没有筹码威胁你了。”
  “白凤,我也赞同王昭君的主意。”大乔也开口了,“我妹妹小乔和周瑜都等着我们呢。我们走了之后刘关张和赵云能帮我们拖一会儿。”
  “好。”白凤微笑,“我们就去神医谷。那里鲜为人知,神医不喜被打扰,我只能告诉大乔你大致方位,行吗?”
  “可以。”大乔答应地干脆,“我们走!”
  在蓝色的光影中,他们都消失在了龙宫。
  
  
  这里小仙女妍商✔
  求关注✔
  说好的周更✔
  下章小包子街霸出场✔
  街霸的称呼就是韩小白吧【后面还有街霸的cp狐狸李小白】✔